:::
議員公告
一位監獄教悔師,二十年來最沈痛的省思
日期:2015-02-13    
  六個受刑人用最激烈的方式結束自己,但留下來的訴求誰願意真心傾聽?六條人命換來的是大部份社會大眾更認定監獄裡關的受刑人果然都是兇神惡煞----竟然還談人權?死了活該。說什麼假釋?最好ㄧ個個關到死。還在意作業金?人民納稅錢養受刑人已ㄧ肚子氣,你們憑什麼不滿。或許,只有少數更生人因為被關過,及重刑犯家屬,能了解六名受刑人到底要表達的是什麼,才能有那麽ㄧ點感受,其實他們要的就是那麽ㄧ點點對明天的希望。

  刑法修正廢除連續犯的處罰後,當年就有檢察官憂心,新法可能造成慣性的犯罪者,表面好像獲得有期徒刑宣判,實際上將遭終身監禁,屆時獄政將產生老化和難以管理的問題。舉例而言ㄧ個毒犯ㄧ天施打毒品3次,每次成立1個罪名,這名毒犯每天將面對6個月的有期徒刑。1個慣竊,如果偷了30次,所要面對的也是近20年的刑期。「一罪一罰」的解讀,連法律人都不見得能定義到無誤,比如法律見解又載明犯罪的行為如具有持續性,犯罪的場所也固定,這時就應視為「接續犯」,比如吸毒者1天吸3次,但「同在一個地方吸」只判1條罪,這樣的定義你看的懂嗎?

  有些毒犯在接受我輔導時說,我沒殺人搶錢,我也沒販毒害別人,我只是花錢危害我自已的生命,為什麼要把我關到死?偷東西的說,我看到東西就想偷,我得的是病,給我錢看病病好了我就不會偷了,不然把我的手切掉,或讓我努力做工還錢,請不要因爲我偷東西讓我妻離子散。

  我們可以拒絕接受這些犯人很荒謬的言論,但我們的法律不能自相矛盾有盲點,才能讓大家心服口服。

  完全沒配套的嚴懲連續犯,以及重刑犯不得報假釋是監獄暴動的主因,重刑犯不得報假釋只會讓他們在服刑時有機會就要拼拼看,這只會造成獄政人員在管理重刑犯時產生對立與危險,但如果放寬重刑犯報假釋,再犯率如此之高如何預防?

  經過此次監獄暴動事件,當年修法的核心人物有誰願意爲六個壞蛋低頭檢討。高高在上的人,永遠高高在上,ㄧ昧向外取經卻遠離獄政實務只會空留獄改遺憾。
(應曉薇)
臺北市議員 應曉薇 議員研究室
上版日期:2015-02-13